從灌籃高手和暴龍,看三個籃球價值觀問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9
  • 来源:鑫鸿国际-鑫鸿国际注册-鑫鸿国际官网

  我特別喜歡把暴龍跟湘北隊聯繫到一塊,每次暴龍遇到困難時,多半都能用一句「流川楓需要找到隊友,櫻木花道需要投進跳投」潦草解釋。現在回頭看,發現暴龍跟湘北更像了,而且他們打完山王工業就沒有下一輪了,現實恐怕要成全漫畫沒能提供的圓滿結局——如果以暴龍和痛恨勇士的球迷視角來看,是這樣的。

  NBA跟漫畫真的很像的。或者說,漫畫創作的很真實。一個優秀的創作者不會僅滿足於講故事,他還得講一些夠真實的道理,讓你看完或者聽完故事後,不只是從一場熱鬧中重回清醒,還得花時間琢磨一下深層次的東西。灌籃高手有關青春的辯證似乎已經超過了籃球本身,但在幾個主要角色身上,你都能看到井上對於籃球一些基本價值觀的探討——而這些,又恰好可以在暴龍的幾個球員身上看到。

  個人能力與團隊籃球

  

  這是灌籃高手中非常明顯的一條矛盾線,基本貫穿了流川楓的成長曆程,從拚命提升個人能力carry球隊、試圖挑戰仙道和阿牧,再到經仙道提點明白僅靠個人能力無法成為比仙道更出色的球員,最後在與澤北榮治的對決裡徹底覺醒傳球意識,憑藉個人能力與團隊籃球的結合幫助湘北擊敗了山王。

  這事很基本,對於籃球這個領域,這個話題是最強級別的。而且不管在任何時代,你面對任何球員,任何媒體,任何球迷,以及球場上的任何自幹,你提起這個話題,答案是唯一的,他們都會告訴你:「兄弟,籃球是五個人的,自幹?那是我最看不上的行為!」

  然而,所有人都會為一場爆砍高分的「自幹」表演陷入瘋狂,大部分人在學會尋找隊友前,心裡先想的是我得把那個轉身過人練的再惟妙惟肖一些——個人英雄主義活在任何人心中的某個位置,只要有足夠刺激你激活這種熱情的因素髮生,你就會把什麼團隊籃球拋在腦後,這是基因裡的東西,別不承認,你也一樣。

  所以,這事不管任何時候拿出來討論都有意義——世界上最值得探究的問題,就是那些嘴頭與內心總出現矛盾的問題。井上搞出兩個符號式的人物擺在流川楓面前——仙道代表了個人與團隊籃球的完美融合,也是流川楓的隱藏導師;澤北榮治則是流川楓的極致版,把個人能力推到了最高峰。最後井上讓流川楓學習仙道的比賽方式,跨過了那個看起來不可戰勝的極致版的自己——當然了,山王輸了,澤北沒輸。

  以故事性角度,團隊大於個人,然後更團隊的一方獲勝是籃球的政治正確。從技術角度,會學傳球對於主攻手進攻影響力有檔次的提升。所以無論如何,這都是一個正確的故事。

  但籃球又是很具體的,具體到不同球隊的球員,面臨的情況又不同——澤北可以一打五,除了因為他個人能力強到我就這麼打,你們也防不住之外,山王強大的碾壓實力也允許這支球隊不那麼在意細節。仙道要統籌全局,在carry與帶動隊友之間不斷切換,除了因為他有這種能力和慾望,也因為陵南沒那麼大的容錯率,球隊后場實力也匹配不了神奈川另外幾支豪強,只能讓仙道又當爹又當媽——環境是逼著人進步的,流川要不是遇到澤北,他也不會那麼快覺醒仙道之力了。

  

  Leonard好像也在經歷類似的故事。Leonard直到現在也不是一個頂級的傳球手,他跟Durant之間1.22的進攻真實正負值差距也主要來自這方面能力,但在大部分時間裡,Leonard並不需要徹底解鎖這項能力——高超的傳球意識也是一種天賦,後天培養沒那麼容易。在馬刺時期,球隊還可以為他製造大量的定點機會,carry的戲份沒有在暴龍這麼重。到了暴龍則有一幫全聯盟巨星之下最好的配角團隊——Lowry和小Gasol的名氣大約剛好卡在巨星俱樂部的門口,Siakam、Danny Green和VanVleet則是黃金配角,Leonard離開多倫多可難找到這麼好的團隊配置——他們能讓Leonard打的舒服,暴龍的實力在大部分時間也不需要讓Leonard思考對角大橫穿和如何破夾擊的話題。這種場景下,Leonard安心的做澤北榮治,無敵下去就好。

  除非Embiid或者字母哥對位了Siakam,Lowry和小Gasol的主攻慾望低迷或者主攻表現一團糟時,暴龍才真的需要Leonard覺醒「仙道之力」,因為球隊到了必須從Leonard身上榨取更多進攻影響力的時刻了——東冠的G5G6成為了這樣的比賽,那是他本賽季季後賽助攻最多的兩場比賽。

  如果暴龍奪冠了,Leonard會被球迷們形容的異常強大,甚至沒有弱點,但個人能力與團隊籃球的辯證還會在Leonard身上持續下去,就像流川楓跨過了山王也不等於他成為了仙道那樣的球員一樣——傳球的成長不是一蹴而就的事,成功也不能停止好勝者更進一步,如果Leonard離開暴龍,或者暴龍因為配角老化、合約到期無法維持現有實力,又或者Leonard遭遇更加強大的對手時——比如全員勇士——他終歸要回答這個籃球世界的終極問題。

  天賦與基本功

  

  灌籃高手漫畫既然讓一個跑跳能力驚人的體能怪物當主角,就必然讓這個主角是個籃球新手,這樣才能保持成長性,讓讀者對故事的發展有足夠期待——起手就滿級號的故事不是沒有,但作者會讓主角因為某種原因功力盡失,開啟找回自我的人生——這是三井的故事,而我們要講的是櫻木。

  櫻木的故事裡,有三次重要的訓練:

  一是赤木剛憲對他的籃板球卡位指導;

  二是赤木晴子對他的庶民上籃指導;

  三是安西教練對他的跳投指導。

  更有故事性的是後兩個——籃板球是櫻木花道這個角色的基本盤,是他的個人符號,這不能帶來反差的戲劇性,因為籃板球體現在視覺衝擊力上,表達的依然是天賦。

  井上安排女主角晴子交櫻木庶民上籃,可見作者對這項技能價值的重視。不隨隊拉練,由教練親自指導的兩萬次跳投特訓,這種具體到數字的記憶點,更能看出作者對這段劇情的強調——上籃和跳投,籃球兩個最基本不過的基本功,井上要安排給一部叫做《SLAM DUNK》漫畫的男主角作為重頭戲,要表達的心意不要太明顯——越是天賦少年,就越得狠抓基本功,這是對於上蒼恩賜的珍惜和敬意。

  所以,殺死山王的最後一擊只能是跳投,而不是補扣或者快攻扣籃——如果主角用自己的絕招殺死對手,這樣的結局就太形式化,看不出成長。主角在最後時刻必須拿出那個自己並不完全確立信心的招式——兩萬次跳投訓練是鋪墊,扔到觀眾席的離譜出手代表了主角內心的恐懼和掙扎——然後一擊命中,這是一個自我突破的過程。

  當天賦型選手在最重要的舞台上展示了紮實的基本功時,說明這個球員成熟了,這個角色也立體了,不管從籃球還是從故事角度看,都很成功。

  

  同樣的故事,發生在Siakam身上——一個接觸籃球比同齡人晚,但能跑能跳的天賦怪物。Siakam成為了阻擋金州勇士三連霸的重要角色——這是勇士球迷視角,如果從真暴龍球迷視角,搞不好Siakam才是這一季的主角,因為男主角一般都是一個故事中的「最快進步球員」。

  Siakam的進步,有四個方面組成:

  第一,他成為先發,更多的出場時間當然容易拿到更多的表現;

  第二,暴龍的快攻風格更加鮮明,跟他的技術特點吻合;

  以上兩個沒有故事性。

  第三,Siakam的三分球進步了,至少在例行賽,他的底角三分有足夠的回應準星;

  第四,Siakam的結合球能力和低位技術愈發成熟,近筐終結手活步入聯盟頂級。

  後面兩點是Siakam基本功的成長,尤其是跳投和終結手法——天賦依託下,把基本功練紮實了,回報就是肉眼可見的成長,這點Siakam和櫻木花道的歷程是一致的。

  會有…追夢、Iguodala夾擊Leonard,然後Siakam跳投絕殺的劇情么?

  Siakam越來越讓人喜歡了,不只是他的籃球能力,還有他的故事性,讓人希望他成功——從現實圓漫畫夢的角度看,這是一個不錯的結局。

  主角與配角,隊友與更好的隊友

  

  最後要講的人物不是你們期待的三井壽或者仙道,而是赤木剛憲。

  赤木剛憲身上探討的籃球價值觀比前兩位還要抽象一些,更不容易被察覺。

  小時候看灌籃高手,最不能理解的是單核湘北為什麼那麼不堪一擊——他們擁有如此優秀的中鋒,按理說不該是一支被人虐到天文數字分差的弱旅球隊。這是一個認知誤區,因為小時候被Shaquille O’Neal嚇著了,潛意識裡認為超級中鋒等於無敵,有一個好中鋒的隊伍不會差。現在明白,籃球比賽1神帶4坑是真帶不動,何況中鋒這種需要別人給餵球的位置,隊友差就真沒辦法——赤木高中生涯的前兩年就是在帶不動的氛圍裡度過的,湘北也基本是他跟木暮的二人轉球隊。

  是,我說的道理你們都懂,但暴龍到底誰像赤木呢?Ibaka嗎?

  哇,赤木身長近200cm,成績優異,要是再Ibaka化…那豈不是有能力實現三個200?赤木是…這麼優秀的男人嗎?

  不,我覺得像赤木的是Marc Gasol——他不是黑粗硬這個類型的,他們相似之處是,他們都在帶不動的氛圍裡當過弱旅球隊的團隊領袖,都有無與倫比的求勝慾望但受限於球隊整體實力難以完成抱負。然後他們都迎來了更好的隊友——都是突然之間,赤木的三年級突然就有了兩個天才一年級生,傷愈回歸的良田和浪子回頭的三井,而小Gasol因為灰熊重建來到了暴龍。

  

  於是,赤木可以去打大全國大賽了,甚至有了實現稱霸全國夢想的機會,而小Gasol可以打總冠軍賽了,甚至…甚至有帶上總冠軍戒指的機會。

  籃球不是一個人打的,這事又被強調了,只不過流川楓那強調的是技術層面,赤木這強調的是配置層面。赤木是幸運的,即使在他的球隊證明實力前,神奈川縣的有識之士都認可他的個人實力。小Gasol則有過去的輝煌佐證,球迷們認可他的實力——這是他跟赤木不一樣的地方,小Gasol畢竟曾經也有過足夠多的強力隊友。

  但灌籃高手漫畫裡的有識之士還是比現實中一些球迷高明得多——我打賭,赤木若是一個活在現實生活的人物,他的一二年紀應該被評價為帶隊能力不行,就像現在那些沒能找到合適隊友、合適定位的球星一樣。

  其實大多數時候,就是隊友太差罷了。

  赤木的故事繼續發展,又出現了另一個矛盾。湘北的王牌是流川,湘北的殺招是三井,但湘北的支柱始終是赤木,如果換算真實正負值,我估計赤木還是這支球隊影響力最漂亮的球員。

  但與山王一戰,赤木遇到自己搞不定的河田雅史時,他要接受角色定位的改變——與山王一戰,湘北有兩個球員經歷了自我認輸的過程,一個是流川楓,承認澤北是個人能力更強的球員,另一個就是赤木,承認自己不及河田雅史,但自己輸掉中鋒對決不等於湘北輸給山王,赤木意識到這點,把配角的事情做好,依然幫助到了球隊。

  這事太常見了——今天NBA的所有中鋒,都有可能遇到類似的情況,也都應該有把配角的事情先做好的覺悟。

  小Gasol到了暴龍就不是主角了,然後你發現,他過去所有帶領灰熊的能力,依然極大的幫助暴龍——他的防守能力,以及他指揮隊友防守的能力,他的射程,他的策應,和已經明顯下滑,但作為配角偶爾拿出來懲罰一下錯位的低位技巧。

  在carry的時候足夠輝煌,當配角也放得下驕傲——這是赤木剛憲和小Gasol身上映射的第二層籃球價值觀。

  好了,有關灌籃高手和暴龍的一期組合文章內容差不多就到這了。最後還是提醒一點,雖然灌籃高手帶給了我們太多的美好回憶,對於很多人甚至是籃球啟蒙教育,但漫畫終歸是漫畫,漫畫是要講故事的,灌籃高手有關籃球價值觀的探討很有趣,技術細節上也能看出井上的嚴謹,但熱血和奇蹟很容易屏蔽理智,我們有時候還是太容易熱血上頭就不講道理了。

  文章來源:虎撲社區

猜你喜欢